媳妇儿淘气得很

2020-08-25 01:34

兰武英下午6点半左右赶到兰家时,双方已经结束对峙。“麻永东的意思是看完病就回家,他妻子想缓两天”,兰武英说,经过劝解,麻永东独自回了家。三四天后,麻永东叫了村里的长辈,带了些礼品,将妻子接了回去。

还了几万元外债之后,麻永东将卖房所得给了妻子2万元,回家后投入1万多元买了近20个羊羔,欲凭此谋生计。麻贵周说,儿媳妇给了他和亲家兰油布各5000元,留下1万元。该说法得到红河派出所民警证实。

47岁的麻贵周至今仍不相信,大儿子会犯下如此命案。10月15日早上8点多钟,他接到小舅子的电话,告知亲家兰油布一家人均被杀死,他当时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。正琢磨着儿子麻永东一夜未回,警察便已上门取证。

麻贵周把3个立式大衣柜打开,里面满满当当挂着儿媳妇的各式衣服和挎包。“农民嘛,需要多少衣服?”

此后的争吵围绕“钱”发生。麻贵周和亲家商量,家里没有钱,当时已半夜也无处可借,是否可以让麻永东去他家拿钱。“亲家就光说一句话,病你看不看?不看我们去看。”麻贵周自称,儿媳妇是麻家人,有点良心就必须给她看病,但是没有钱,亲家又不同意去他家拿,双方就僵持着,他不能让亲家走。

8月19日事件

公公的难言之隐

今年8月18日,回到老家的麻永东夫妇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。

夫妻争吵变成两家对峙。据村民描述,当时兰油布手持铁锨,麻永东则手持斧头,双方对骂,都曾有“杀人”的狠话。

文沟村地处宁夏和甘肃交界处,山大沟深,麻永东家所在的腰岘组和岳父家所在的文沟组同处一村,车程10分钟,两家平素却很少来往。

兰油布的妹妹兰买炎描述,当天她正好在娘家,侄女疼得睡不着觉、痛哭流涕,随后他们发现其大腿等多处有严重淤青和伤口。当夜11点多钟兰油布便给麻家打电话,要求带女儿去看病。

当天下午,兰秀英直接和父母回了娘家。兰买炎说,麻永东手持斧头,强硬要求将妻子带回家,否则就要砍人。而据村民描述,当时兰油布手持铁锨,麻永东则手持斧头,双方对骂,都曾有“杀人”的狠话。

虽然是难言之隐,麻贵周仍隐晦地表示出,“花钱大”的儿媳妇成为麻永东沉重的负担。矿工麻永东每月工资约在3000元,除去还贷,一家三口的生活费并不宽裕。麻贵周很少去矿区,千方百计给儿子省钱,小儿子在银川上大学需要生活费,麻永东要给,他也总不同意。但亲家兰油布夫妇经常到矿上去,“去了,女儿买上肉、鸡,临走还每人给上几百块钱,花多少剩多少,你们也能算来”。

在宁夏彭阳县文沟村,兰油布一家遭灭门事件留下的是两个同样处境艰难的家庭,负债都近20万元。但一向内向老实的麻永东为何痛下杀手,派出所民警、村干部、麻贵周及邻居们都迷惑不解。

10月14日下午,麻永东打了妻子一巴掌,延续已久的夫妻纷争再次演变成闹离婚事件。麻永东的父亲麻贵周及参与调解的民警均称,夫妻俩吵架的起因是钱。麻永东希望妻子去向岳父要回一笔欠款,好收拾窑洞给羊羔过冬,遭到拒绝。

麻永东的婚房里还挂着当初的甜蜜合影。

麻贵周听说儿媳妇身上被打得严重,要求亲家领女儿到家里来,一块儿去医院。他让儿子准备钱,麻永东找了一圈,发现一万多元现金和银行卡均已消失。随后,与父母一起返回婆家的兰秀英承认,钱是自己拿走,放在了娘家。

麻贵周回忆,儿子回来不久就表示要结婚,对象是同村的兰秀英。双方是自由恋爱,两人从小学初中就一块儿上学。为了结婚,正在西安上大专的兰秀英提前退学。新媳妇在家住了一个月,麻贵周回忆起来仍露出微笑,“好得很”。

兰买炎转述哥哥事后的描述,当夜他们遭到麻永东软禁,三轮汽车被泼了汽油不许离开。麻贵周承认泼了汽油,并称儿子是被逼得走投无路,当时曾放狠话,“如果半夜三更要把我媳妇儿拉走,我就把你车点了”。

麻贵周称,当天麻永东让媳妇儿回娘家讨债,两人吵架,并最终厮打在一起。随后兰油布夫妇赶到,将麻永东骂了一顿,便将女儿带回娘家。

次日早上8点多,红河派出所民警和文沟村村支书兰武英赶到麻家,经过劝解,双方一同带兰秀英去县城看病。兰武英回忆,当时麻永东说,钱在岳母家,但是不能让他们走。民警则称,当时兰秀英没有外伤,只是哭泣。麻贵周说,最终是儿子借了几百元钱,给儿媳拍片看了病。

麻贵周一再强调,小两口总而言之是为钱吵架,但具体原因他始终“说不出口”。麻永东的婚房仍然保持着3年前的样子,四处张贴的“囍”字剪纸色彩未褪,沙发、冰箱、彩电、洗衣机、衣柜仍是崭新的。麻贵周把3个立式大衣柜打开,里面满满当当挂着儿媳妇的各式衣服和挎包。“农民嘛,需要多少衣服?”

“跟别人没有过不去的事”,在麻贵周心里,从来不和人吵架的儿子麻永东曾是自己的骄傲。初中毕业后,麻永东报名参军,在新疆喀什军分区生产营服役两年。2009年复员回乡后,麻永东便前往50公里外的王洼煤矿工作,并贷款6万元买了一栋小平房。

麻贵周说,儿子回家前把煤矿上的房子卖了,买时花了97500元,卖时还亏了几千元。这栋小平房位于彭阳县王洼镇一条小巷里,买主毛先生证实,他买房花了92000元。

随后小夫妻一同前往矿区生活,一年后生了儿子,麻贵周觉得一切都正常。直到今年六七月间,麻永东突然辞去工作回了老家。“他说日子过不下去,媳妇儿淘气得很,谁也调和不了。”